豬小淺 / 待分類 / 真實故事||一場親子鑑定後,我媽去太原,...

分享

   

【普越集運】真實故事||一場親子鑑定後,我媽去太原,做了安分守己的小三。

2021-09-30  豬小淺


大家好,我是寫真實故事的豬小淺。

跟着我,一起來看今天的故事

01

我家在山西的一個十八線小城。

小時候,住在有大院子的平房裏。

爸爸在我的記憶裏,是很模糊的。

他是包工頭,跟着施工隊全國各地的跑,常年不在家。

我對他的印象,大部分來自一張照片。他穿着髒兮兮的工作服,鬍子拉碴地和幾個工友喝酒。

感覺他應該是掙得不少。小時候,家裏沒有太貧苦的印象。

我媽很漂亮的,在商場裏做營業員,喜歡買好看的衣服。

那時爺爺已經不在世了。奶奶照看我和弟弟,生活也算體面。

是我10歲的一天,我媽忽然接了一個電話,當場暈過去了。

奶奶連忙掐人中才緩過來。

我媽睜開眼第一句就是,沒了,孩子他爸沒了。

02

那是1998年,我爸在工地出了意外。

我爸是家裏的頂樑柱。沒了他,我家的生活一落千丈。

當然對於我和弟弟來説,起初還是不明顯的。

只是過年不再有新衣服,也沒了零花錢。

其實,那時候家裏日子已經開始不好過了。

到了99年冬天,奶奶就推着車,到外面賣煎餅果子,貼補家用。

每天放學,我都能看見她,掛着油乎乎的圍裙,給人家做煎餅。

別人做一個早晨,她能站一整天。

後來,被我同學發現了。

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就説,唉?那不是你奶奶嗎?下海經商了呀。

其實,朋友也就是開個玩笑,但聽進我的耳朵裏,格外難受。

晚上,我對奶奶説,你應該搬到後面的那條馬路去擺,那裏下班人多。

奶奶説,你是不是嫌我丟人了?

我不敢看她,小孩子總以為大人看不出小心思。

其實眼睛裏,全泄了底。

從第二天起,奶奶就再沒有出現在我放學的路上,只是每天出攤的時間更早了。

有一次,我問我媽,奶奶幹嘛這麼早走。

我媽説奶奶搬到一條很遠的路上去了,得早點出發去佔位置。

那一刻,我望着窗外嚴冬漆黑的早晨,忽然覺得有點對不起奶奶。

03

後來就是2000年了。

記憶裏,那年的冬天特別冷,我放學回來,遠遠就聽見家裏的爭吵。

我一走進房門,就看見奶奶打了媽媽一個響亮的耳光。

她雙眼赤紅的大喊,以後不許再和姓顧的來往!

我看着捂住面頰的母親,想也不想地衝過去説,幹嘛打我媽!

奶奶説的那個姓顧的,我見過的。

聽説是搞房地產的,常去我媽那裏買東西。有人傳他在追我媽。

我媽長得很年輕,又漂亮。30多歲就是20幾歲一樣。

我心裏是不想我媽和別人好的,可我不能看着我媽捱打。女兒天生會維護媽媽的。

我對奶奶説,我媽這麼年輕,不能再戀愛嗎?

奶奶氣得渾身直抖。

她指着我説,你懂個屁!

04

那天,我怕奶奶再動手,拉弟弟一直陪着我媽。

那時候,弟弟還在讀小學,傻傻地搬個凳子堵在門口,坐着就睡着了。

我媽拉着我説話。

她説我也長大了,能懂她了。

她説她嫁給我爸之後,沒過幾天團圓日子。這些年,照顧老,照顧小,都是她一個人撐着這個家。現在好不容易有個人喜歡她,奶奶卻橫加阻攔。

我媽一邊説,一邊哭。我也陪着她掉眼淚。

後來那個週末,我媽就帶着我去新開的電玩城玩遊戲。

那天我和弟弟,開心壞了。

回家之後,還故意在奶奶面前顯擺贏來的毛絨熊。

奶奶繃着臉,不理我們。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太可笑了。

我就像是沉浸在七彩泡泡裏的傻子一樣,根本不懂幻滅只是一瞬間的事。

05

國慶節。

我記得特別清楚。奶奶給了我50塊錢,讓我去同學家玩兩天。

我當時可開心了,回到家才發現,媽媽和弟弟都走了。

那些屬於他們的東西,也全都不見了。我拉着奶奶問,人去哪了。

奶奶説,不是你讓你媽自由戀愛去的嗎?

我一下就反應過來,眼淚瞬間衝出眼眶。

我説,你是不是故意把我騙出去玩,讓她找不到我?你就想讓我媽不要我!

我拼命搖她的胳膊,讓她帶我去找我媽。

奶奶一動不動地坐着,眼圈都紅了。

她突然一拍桌子説,哭什麼哭,給我上牀睡覺!

而我哭得更兇了。

所有的小孩都不願承認,自己被媽媽遺棄了吧。

不願意承認,媽媽只愛弟弟不愛我。

我只能把所有的不甘都怪在奶奶頭上。

06

那個姓顧的男人,生意都在太原。

我媽跟着她走了之後,和我們再也沒了聯繫。

我問奶奶,我媽為什麼不來看我。

而她就會冷冰冰地,扔下一句話,你就當沒這個媽。

然而奶奶不講,總有的是人嚼舌根。

我後來聽説那個姓顧的有家有室,還有兩個女兒。我媽過去之後,他也沒離婚。

我媽一直做小三。

這種醜聞讓我變得特別自卑,在人前抬不起頭。

而自卑有時讓人變懦弱,有時卻會讓人變得偏執。

我,就是後者。

那時候,我變得特別壞。打架,抽煙,泡網吧。

奶奶為我操碎了心。

中學畢業,我直接進了職業中專。説是學商務祕書,其實就是混。

07

2004年,我和我弟有了聯繫。

他不知道怎麼找到我QQ的。

我弟長成了一個很好看的大男生。

高高的,白白淨淨。

許多年沒見,但聊得特別親熱。他還問奶奶的身體,説特別想我們。

最後還問我,缺不缺錢,他有很多壓歲錢,想匯給我。

我和奶奶怎麼會不缺錢呢?

但是我有我的自尊,不可能要。

那時候我奶奶不賣煎餅果子了,而是每天晚上,擺攤賣燒烤。

她和鄰居一起合夥弄的。一個老太太,每天做到凌晨2點才收攤。

現在回想起來,好想哭,也好想抽自己。

那麼輕易地踐踏着奶奶的辛勞與苦心。

每次奶奶看我的成績單,總是一臉失望。她説,你呀,就不能給我爭點氣嗎?

有一次我嗆她,你孫子現在可爭氣了,不用我。

奶奶的臉色,瞬間黑了。

08

2005年,我交了男朋友。我總是罵他打他。

他就説我,你這個人變態。對你越好,你就越欺負誰!

我們就談了三個月。

現在我連他什麼樣子都快記不住了。但這句話,我一直記着。

我被他説中了。

大概因自卑而囂張的人都是這樣的吧。

下意識裏,總是選擇最愛自己,最不會反擊的人去傷害。

中專畢業後,學校安排的工作,一個月500做服務員。

我幹了三個月就辭職了,跟着社會上的人玩。

有一次,我們喝多了,半夜跑到一家工廠裏偷東西。後來保安發現了。我沒命地跑。

可是喝了酒,哪裏跑得動,結果只有我一個人被保安按住了。

我開始掙扎,撒酒瘋,求人家,可人家説什麼都要報警。

就在這時候,奶奶來了。

她正好收攤,遠遠聽見了我的聲音。

她氣喘吁吁地跑過來,撲通一聲跪在保安腳前,抱着大腿就哭着説,我求求你,放了我孫女。她太年輕了,進去就毀了。我求求你們了!

一瞬間,我酒全醒了。

可能是太震撼了吧。

我想不到一輩子要強的奶奶,竟然為了我下跪求人。

我拉她胳膊,我説,你起來,別求他,我活該。你快起來!

奶奶根本不聽,只是不停地哀求保安放我一馬。

09

那一天,保安終是讓我走了。

回去的路上,奶奶一瘸一拐的。

她跪得太急了,膝蓋全摔傷了。

我扶着她,臉上全是懊悔的淚水。

那一年,她才50多歲,可頭上幾乎看不見黑髮了。

路燈下,每一根銀絲都無比刺目。

我説,你幹嘛呀?我是活該,我進去你多省心。

奶奶也不看我。她就説,是我活該,沒教好你。唉,也不知道這輩子,還能為你跪多少次。老命不值錢。

説實話,我真想奶奶打我一頓。

都不會像現在這麼疼。

我覺得自己的心都被剜出來了。

從那天起,我改了。

沒別的,我不能讓奶奶為我給別人下跪了。

我做不了一個多有出息的人,至少要做個聽奶奶話的人。

10

2007年,我們這落成了一家四星的大酒店。

我聘進去做了服務員。

我英語口語還行,做了前台。人生有了轉變。經理人很好,用心栽培我。

09年,我做到了大堂經理。

感覺自己各方面都成熟了,才去太原看了我弟和我媽。

其實也是想去問問,當初她為什麼要拋棄我。

我媽請我吃了飯,也解了我許多年的惑。

原來我媽和姓顧的很早就認識了。

因為我爸常年不在家,我媽和他出了軌。

當時姓顧的還沒發達。後來,他去了太原,在那邊幹出了事業,娶了老婆生了兩個女兒。

我爸去世後,他正好回來辦事,遇到了我媽,兩人舊情復燃。

我奶奶當時反對,就是因為知道顧有家庭。她接受不了我媽當小三。

可誰也沒想到的是,姓顧的見到我弟後,總覺得像他。

後來算日子也是前後腳。

也許真有血緣感應這回事吧。

我媽悄悄讓他們做了親子鑑定,結果我弟真是他兒子。

可是呢,姓顧的老婆家裏非常厲害。他能有今天,孃家也出了不少力。

所以這個婚是不可能離的。兩個人明知道有外遇,可誰也不説破。

而我媽,就選擇做了一個安分守己的小三。

11

我媽和我説,她沒有遺棄我。

是奶奶不讓她聯繫我。

她説她給過奶奶錢,奶奶不要。

她問我,你能理解媽媽嗎?

我默默地點了點頭,但我什麼也沒説。

我能理解她。

作為一個女人,我爸辜負了她的青春與美貌。

但是,不代表我會原諒她。

畢竟,她是個母親,是我的媽媽。

她生下了我,不該給我的心裏留下這麼大的傷。

我弟説,當初他要把壓歲錢給我,其實是媽媽想讓他轉給我的。

現在想想,多虧那該死的自尊讓我沒好意思拿弟弟的錢。

要不然,我會覺得自己髒。

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奶奶。她當初知道事實的真相,是要遭受多大的打擊。

自己養了多年的親孫子,竟然是外人的,和自己毫不相干。

而她也只能壓在心裏,讓它成為祕密。

我就是那時起,決定再也不去看我媽了。

她在我心裏,已經畫上了句號,不論是美,是醜,都是個終結。

從12歲起,我就和奶奶相依為命,現在也只有我們為命相依。

12

後來的幾年,我的工作,浮浮沉沉。

可在愛情裏,始終是孤家寡人。

奶奶不用擺攤了,所有精力都放在給我找對象上。

可我發現,我心裏有個黑洞。

每次臨到結婚,我就拼命的抗拒,就好像有人要把我推下懸崖一樣。

好幾次被男方家裏罵有病。

奶奶氣得不行。我讓她別管我了,我和她搭伴活到老,挺好的。

她就説,我能活到200歲嗎?到時候我死了,你怎麼辦啊?

那時候,我覺得她身體挺好的。活不到200,也能活到100歲。

可是老人病倒,真的就是一下子的事。

2016年,我弟結婚。

他想請奶奶去,我沒讓。他是個好孩子,一直惦記着我和奶奶。

可是,我不想讓奶奶再受傷害。

再後來就是2018年了。

其實,奶奶也沒多大啊,才60多歲。

之前還和我去了武夷山旅行,拜了菩薩。

回來沒多久,就摔了,一下站不起來了。

我們之前動遷,換了套二樓的房子。現在後悔了,二樓也是樓呀。

幹什麼都不方便,張羅着再換電梯房。

可奶奶有點等不及了。

13

奶奶的腦子變得越發不清楚,吃飯也吃不進去。

醫生檢查不出什麼具體毛病,只説各方面機能都在退化。

我想了想,把我弟叫來了。

他一直想見見奶奶,可我一直不同意。

這時候,再不讓見,他要恨我了吧。

我弟帶着他老婆來的,站着牀邊喊,奶奶,你還認識我不?

奶奶就用昏花的眼睛看着他,伸手輕輕摸他的臉。

她喃喃地説,多好啊,長這麼大了,多好啊。

我弟撲在她懷裏,嚎啕大哭。

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不讓他們相見,是對還是錯了。

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察覺,我弟沒我過得開心,沒我過得幸福。

我一直以為他有個比我完整的家。

也許,他沒有。

14

奶奶是九月走的。

最後的那幾天,她總在哼一個小曲兒。我聽不出調子。

她閉着眼,蚊子叫一樣。

我説,你牙疼啊。

她微微彎嘴角,好像在笑。

後來她睜開眼,慢悠悠地説,我是被拐來的,老傢什麼樣我都不記得了。賣我的那個人,好像是在哼這個曲,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老家的歌呀……

那是我奶奶説的最後一句話,晚上,她就離開了。

我想,她是跟着那段小曲回老家了吧。

人生迢迢,她找到了歸途。

只是剩下我,還沒有找到那個陪我活到200歲的人。

15

2021年九月,思念的月份。

想寫點什麼,告訴奶奶。

先説説我弟吧。

他已經生二胎了,一兒一女。

我説他是人生贏家。他黯然回我,我一個私生子算什麼人生贏家。

那一刻,我恍然意識到,我媽的這場情事,對我弟造成了的創傷,並不比我小。

至於我,疫情之下,失業了。

現在,重操奶奶的舊業,擺攤賣燒烤,做成了門店。

生意還不錯,竟然還遇到奶奶的老顧客。

他們聽説奶奶不在了,唏噓不已。

還有,上次去武夷山奶奶幫我求的姻緣好像有用了。

我是辭職後,遇見他的。

我33歲,他39歲。他離過婚,但還沒有孩子。

老是老了點,但看着安心。

此時,他就在和我一起賣燒烤。我想我一定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完成奶奶的心願吧。

PS小淺説:轉發朋友圈,或者點個文章末尾右下角的【普越集運】,祝福奶奶,也祝福女主早日幸福。

關注豬小淺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